英特奈特海

今天我在秘密里面贴了一句歌词,有个人问我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你,我说我想说“我想你”,那个人也没有了回音。今天接到消息七月一号这个剧组就结束了,然后就去市郊那里。
现在应该下班了,我猜你应该要过来看一下这里有没有新的文字。现在还没发出来估计你会一会儿刷新一下,看见页面还是那个样子会不会有些失落。我想你要是有个博客就好了,也像我这样一个小站漂在信息海里面。没有新闻,没有知识,只为了给一个人看,也只有一个人能看懂。不需要密码不需要权限只要有网络,时不时会冒出一些新文字,就算没有也可以翻翻以前的日志。
上午也不知道闹钟是响过还是没响,一觉起来都快十点了。到公司问我室友,他说我醒了叫他先走,不过我一点都记不起来。也许我的室友也退化成了一条咸鱼,或者说这个房间住了两条咸鱼。也不知道转到那边还是不是和他一起住,一起住还是挺不错的,人不错也会开玩笑,如果是咸鱼的话我觉得应该是一等品吧。现在北京很热晚上本来就很想你,还经常热得睡不着,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这个房间有空调~不过空调的调风片坏了,打开以后吹的就是我的头,所以晚上都不敢开,只能睡前开一会儿,热醒了的话我就又开一会儿,抽支烟等温度降下来了再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