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,我在重庆


晚安,你换了工作以后回家都差不多12点了,实在不忍心再和你多说话。这样你也可以睡个好觉,慢慢的把身体状态调整好一点,今天你居然还吐了,想一想心疼不行。好想问你好多事情,怕你又不敢说,我真的好想让你回来!身体没有了什么都没有,不管是爱恨情仇。虽然你老是给我说无所谓,但是你的身体是你的未来,未来也是我们两人的,怎么能叫人放心得下。是么?
今天在重庆待了一天,不过以前在重庆住过半年,那时候是复读高四。2006年末2007年初吧,那个时候你差不多就是初中毕业或者高一吧,时间过得挺快,真的是转眼就十年了。
重庆印象并不太好,冬天特别冷,冷到画画的时候手都快冻麻木了。当时来重庆是在一个川美研究生自己开的私人画室学习,我现在都忘记那个老师的名字了。一起在那里学的都是同一学校的同学3女4男好像是,不过也没有狗血爱情故事。前面一大段时间都挺好的,老师教得也挺好我觉得我画得也还不错。画室在九龙坡,下面有个家乐福,晚上没事就去超市里面把所有能试吃的都试吃一次,看看电影,偶尔去网吧通宵下。老师还带我们去他老家写生,一个叫人寿的县城我记得,山城老街保存的特别好,还第一次坐了长江的船。过年回家的时候还把他的相机拿给我,叫我给他拍些我们那里的老建筑。
年后回来情况就变了,他就很少来画室了,基本也联系不到他。他有次悄悄联系我,我才知道他失恋了。女朋友和他分手了,原因我现在也忘记了,只记得他一下子就变了个人,整个人颓废了。什么事情都不想去做,当然画室也办不下去了,画室就我和他关系特别好他把我当个兄弟。晚上偷偷联系我出来陪他通宵玩网游,那段时间基本就那样吧。感觉看着他一点一点废掉自己,最后画室房租到了自行解散了,画室有个男同学想把他相机和数码伴侣自己带走。我偷摸的晚上帮他拿出来还给他了,离开重庆以后就很少联系到他,再之后就失去联系了。
虽然画室的后半期不是那么理想,不过我还是挺喜欢这个人,性格上想法上特别合得来。可惜也就慢慢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,希望他现在过得很好吧,毕竟那么有才的一个人。
这差不多就是我的重庆故事吧。也希望你每天都能早早的睡觉,早上起来精神也好好的,慢慢的的走出来,都会变好的!